欢迎来到澳门大发888娱乐注册_澳门大发888网上网址

热线电话: 400-123-4567

改革开放以来“公民社会”思潮的生成逻辑、政

  “公民社会”思潮在我国不具有内生性,但改革开放以来其以一定的生成逻辑在我国泛起并具有一定的市场。“公民社会”思潮以西方“公民社会”理论为理论基础,抓住和放大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推进市场经济进程中出现的个别问题,在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进行意识形态渗透,迷惑大众。西方“公民社会”思潮传入的历史逻辑、市场经济效应的现实逻辑以及“公民社会”的理论逻辑是我国“公民社会”思潮生成的三大逻辑。

  2.现实逻辑——市场经济的正反效应

  [中图分类号]D6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192X(2018)05-0041-05

  内容提要:改革开放以来泛起的“公民社会”思潮严重冲击和挑战我国社会主流意识形态安全。从历史、现实和理论三个维度透析“公民社会”思潮的生成逻辑是辨识和揭露“公民社会”思潮政治实质的前提和基础。“公民社会”思潮以抽象人性论为立论依据、以西方“市民社会”为理想模式、以“国家与社会分立”为价值取向,实质上仍是新自由主义。必须在把握“公民社会”思潮生成逻辑和认清其政治实质的基础上,有针对性地提出治理路径,维护我国社会主流意识形态安全。

  一、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公民社会”思潮的生成逻辑

  作者简介:史宏波,武汉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湖北 武汉 430072; 史宏波,田媛,上海交通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上海 200240

  当前,我国意识形态领域面临着“社会思想观念和价值取向日趋活跃、主流和非主流同时并存、社会思潮纷纭激荡的新形势”。[1]“公民社会”思潮就是诸多纷纭激荡的社会思潮中极具鼓动性和迷惑性的一种,其核心观点是反对国家干预,强调独立发挥社会的作用。“公民社会”思潮在我国具有三种典型的现实表征:一是推销西方资本主义民主制度,抹黑我国基层群众自治制度;二是将发展公共组织等同于发展“公民社会”,利用公共组织插手民族和宗教事务;三是开展“公民运动”,企图利用群体性事件策动“颜色革命”。[2]面对这一极具学理性的社会思潮,透析其生成逻辑,揭露其政治实质,探索其治理路径,对维护我国主流意识形态安全具有重要意义。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逐步建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公民社会”思潮利用我国发展市场经济的过程寻找生存空间。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市场经济的正外部性为西方“公民社会”思潮的传播创造了一定的条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强调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激发了市场和社会活力,我国经济社会实现了飞速发展。经济社会的飞速发展给“公民社会”思潮的传播创造了一定的条件,如公民意识的增强和社会组织的大量涌现等,一定程度上为“公民社会”思潮的传播提供了思想和组织上的“准备”。另一方面,市场经济的负外部性刺激着“公民社会”思潮在我国兴起。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取得巨大历史成就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问题,如“群众在就业、教育、医疗、居住、养老等方面面临不少难题”、“生态环境保护任重道远”等,这些问题既直接为“公民社会”思潮攻击我国政治制度提供了口实,又间接为“公民社会”思潮制造群体性事件积累了社会情绪,“公民社会”思潮于是借机广泛传播。

  西方“公民社会”思潮传入我国与“公民社会”理论成为全球理论热点密切相关。首先,20世纪70年代,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出现治理危机。在经济领域,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先后出现经济停滞和通货膨胀,凯恩斯主义失灵;在政治领域,行政部门权力集中、财团操控政治、精英主义泛滥加速民主畸形;在社会领域,现代福利制度导致财务加重,福利国家破产。面对严峻的现实,西方理论家重拾新自由主义的“精髓”,反思国家与社会的关系,“公民社会”理论一度成为理论热点。其次,苏联解体刺激着“公民社会”理论的再度兴起。随着斯大林模式弊端的日益暴露,苏联进行所谓以“市场化”为方向的经济改革和以“民主化”为方向的政治改革,最终导致苏联走向解体。苏联的解体刺激一些学者开始反思“公民社会”的力量,使“公民社会”理论再度兴起。最后,新自由主义在全球扩张受阻,迫使一些西方理论家寻求另一种更具隐蔽性的替代理论继续发挥作用,“公民社会”理论成为新自由主义的变形。所以,20世纪80年代以后“公民社会”思潮敏锐地抓住所谓“市场化”和“民主化”的世界潮流,在全球范围内迅速流行并开始在中国泛起。

  关 键 词:“公民社会”思潮 生成逻辑 政治实质 治理路径

上一篇:茌平新阳光幼儿园2019年首届年会精彩瞬间(林水 下一篇:2019年农工党中央机关公务员考试录用公务员面试公告